教育部2019年共承辦全國人大代表建議1130件、全國政協委員提案749件—— 破解教育難題 回應社會關切

發布時間: 2020-05-20 14:52 字體:[ ]

 擴大學前教育公益普惠、依法打擊“校鬧”、解決教師結構性缺編問題、2019年高職擴招116萬人、改進高校“重科研輕教學”問題……群眾反映的教育難事,也是全國兩會代表委員們關注的焦點。一年來,教育部積極辦理全國人大代表與全國政協委員的建議和提案,推動教育熱點難點問題解決取得了新進展。

  2019年,教育部共辦理全國人大代表建議和全國政協委員提案1879件,其中全國人大代表建議1130件,全國政協委員提案749件,所有承辦的建議、提案全部按時辦結。

  進一步解決製約教育發展的問題

  一年來,“入園難”“入園貴”問題得到進一步解決。2019年,中央財政安排支持學前教育發展專項基金168.5億元,用於獎補公辦園,扶持普惠性民辦園,重點向貧困地區傾斜,支持各地資助家庭經濟困難幼兒、孤兒和殘疾兒童接受學前教育。

  結合張曉東代表關於多渠道擴大學前教育供給的建議,教育部會同有關部門多渠道擴大普惠性資源。深入推進城鎮小區配套園治理,據初步測算,通過治理將增加普惠性學位約370萬個,普惠園覆蓋率可提高8個百分點,並通過鼓勵支持街道、有實力的國有企事業單位和高校舉辦公辦園等方式,擴大學前教育供給。

  為加強學前教育教師隊伍建設,各地通過多種方式補充幼兒教師,目前已有19個省份出台了公辦園教師編製標準。此外,教育部對幼兒園“學什麼”“怎麼學”和“教什麼”提出了指導性要求,2019年6月完成幼兒園“小學化”專項治理,並進一步完善了辦園標準,規範了辦園行為。

  就伍輝代表和韓愛麗委員提出的“依法打擊‘校鬧’,重振師道尊嚴”建議,教育部黨組書記、部長陳寶生與代表委員進行了當麵交流。2019年7月,教育部、最高人民法院等五部門聯合發布《關於完善安全事故處理機製維護學校教育教學秩序的意見》,明確了8類行為屬“校鬧”,構建了從加強預防、減少事故,完善程序、妥善處理糾紛,到嚴格執法、依法懲治“校鬧”行為,再到多部門合作、形成共治格局的完整治理體係。北京、河北製定了本地法規,推動建立相關保障製度,為學校辦學安全托底。

  教師結構性缺編是近年來製約教師隊伍發展的重要問題。為此,教育部會同有關部門赴江蘇、河南等地,調研當前中小學教職工管理中存在的突出問題。教育部會同中編辦、人社部、財政部研製相關意見,推動各地教育、編製部門加大挖潛創新力度、盤活編製存量。為優化農村地區教師資源配置,教育部起草了相關文件,要求各地開展排查整治,並推動各地落實好城鄉統一的編製標準,充分考慮小規模學校、寄宿製學校、課程改革等多種增編因素,科學合理核定編製,更好地滿足中小學教育事業發展。

  職業教育改革發展提速升級

  2019年初,《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》(以下簡稱“職教20條”)應運而生,開篇第一句就指出“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,具有同等重要地位”,明確了職業教育的定位。結合代表委員提出的相關建議提案,教育部堅決貫徹落實“職教20條”總體要求,推動職業教育實現“三個轉變”,進一步提升新時代職業教育現代化水平。

  按照國務院關於高職院校擴招100萬人的有關部署,教育部會同國家發展改革委、財政部等六部門聯合印發《高職擴招專項工作實施方案》,堅持質量型擴招,並相繼出台配套政策文件,總結和宣傳典型。據統計,2019年高職擴招116萬人。

  針對車秀蘭代表提出的“以特色化引領職業教育區域協調發展”的建議,教育部加大了支持力度,指導和支持吉林省在落實“職教20條”中先試先行,深化職業教育綜合改革,完善現代職業教育體係,持續深化“三全育人”綜合改革,促進產教融合、校企合作,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技能人才。

  “職教20條”對職業教育作出了新定位,相關法律修訂的任務更加緊迫。2019年,教育部多次召開職業教育法修訂專家座談會,廣泛征求了有關高校、職業院校、行業企業專家對職業教育法修訂工作的意見。據介紹,職業教育法目前已形成了最新修訂稿,強化了省級政府在職業教育發展中的主體地位和統籌協調作用。

  服務地方和區域經濟社會發展,是職業教育的重要使命。“職教20條”明確要求,要加強中央部門的政策聯動和製度協同,強化地方政府統籌發展職業教育的責任。

  2019年2月,國務院召開了職業教育工作部際聯席會議第一次會議,各成員單位按照職責分工,積極研究辦好新時代職業教育的有關問題。為推動部省聯動,教育部會同有關部門印發了《職業教育改革成效明顯的省(區、市)激勵措施實施辦法》,提出了具體激勵措施。在省級協作上,為推動職業教育縮小區域差距,教育部建立了區域協調機製,通過實施《職業教育東西協作行動計劃(2016—2020年)》及其實施方案、滇西實施方案,助力職業教育脫貧攻堅。截至目前,已完成簽約全覆蓋,簽約率100%。合作辦學跨省招生規模已達31.9%,輻射了20多個省(區、市)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的2000餘所學校。

  加快高校人才培養,服務經濟社會發展

  如何改進高校“重科研輕教學”問題?教育部積極采納寧淩代表提出的建議,從四方麵發力:一是推動《關於深化高校教師考核評價製度改革的指導意見》進一步落實,堅持服務國家需求和注重實際貢獻的評價導向,探索建立“代表性成果”評價機製,實行科學合理的分類評價,建立合理的科研評價周期;二是要求突出教育教學工作量考核、加強質量評價、健全激勵約束機製、強化課堂教學紀律考核,切實扭轉對教師從事教育教學工作重視不夠的現象;三是完善高校崗位設置和職稱評價標準,讓高校在一定限度內自主決定設置本單位具體工作崗位和聘用人員;四是進一步完善高校內部治理,鼓勵高校積極開展去行政化探索。

  通過改革,包括複旦、人大在內的多所高校在教師考核體係中弱化了對論文數量的要求,將更多時間和空間交還給教師。

  結合張珂代表提出的關於設立“東北振興高校支持計劃”的建議,教育部針對東北地區引才留才難、人才外流現象突出等問題,提出了內培外引等人才政策。一方麵,在“長江學者獎勵計劃”的實施上,東北地區獲得政策性支持;另一方麵,落實了高校畢業生基層就業學費補償貸款代償、考研加分等優惠政策,鼓勵畢業生到東北地區就業創業。此外,開展了東北地區科學研究及平台建設,設立教育部人文社科重點研究基地重大項目“新一輪東北振興與東北亞區域合作研究”,深入探索東北地區發展路徑。

  針對河北代表團提出的“關於加快促進京津冀高等教育協調發展的建議”,教育部多次進行專題研究。根據雄安新區規劃建設的總體要求,支持部屬高校參與雄安新區基礎教育建設,人大附小、中央民大附中在雄安設立校區。支持“雙一流”建設高校在新區辦學,以新機製、新模式努力建設一流的雄安大學,統籌科研平台和設施、產學研用一體化創新中心資源,構建教育聚集高地。加強了對河北高校對口支援工作,加強對河北省“雙一流”建設以及地方高水平大學和優勢特色學科建設的指導,實施省部共建、部省合建戰略。

  粵港澳大灣區的發展同樣離不開人才的支持,教育部與廣東省共同編製了《粵港澳大灣區高等教育合作發展規劃》,設立了粵港澳大灣區高等教育合作發展領導小組,建立大灣區高等教育合作發展統籌規劃協調機製和議事決策機製,係統部署大灣區人才培養工作。

  過去一年,教育部持續深化醫教協同,提升醫學人才培養質量。調控臨床醫學專業招生規模,確定臨床醫學專業點的招生數量。在一流大學新建醫學院進行專業設置時,教育部充分考慮醫療結構的需求,推動一流大學發揮其綜合優勢,培養高素質醫學人才。為建立更合理的階段性醫學人才培養機製,製定印發係列文件,召開了全國醫學教育改革發展工作會議,為培養臨床醫學人才奠定了製度基礎。